酸菜鱼,我的年后下饭宝藏

2021-02-22 10:35:19   
浏览量 13235

『食鱼者首重在鲜,次则及肥。』

『食鱼者首重在鲜,次则及肥。』

文/欧阳

恋上酸菜鱼,是从拯救坏胃口开始的。

单位食堂的午餐虽蒸炸煎煮花样不少,日复一日难免厌倦。排队仰长脖子看着一碟碟要么清汤寡水,要么浓油赤酱的杭帮菜,酸菜鱼的兀自出现总会让我突然双眼放光。

排列于一众菜色中的那一碗酸菜鱼,雪白鱼肉大片铺展,嫩黄酸菜丛丛簇拥,白萝卜脆豆芽静静打底,红辣椒绿香菜青花椒零零点缀,光是在视觉的轰然冲击下,唾液就迅猛分泌,我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,心中一阵暗喜。

有一回远远望去又摆放着酸菜鱼,临近一看酸汤变成了红油,酸菜不见踪迹,排在我后面的中年男人,不无痛心地感叹道:“诶呀,我很喜欢这个酸菜鱼,今天很想吃的呀,怎么还换了个做法。”我心中又一顿狂赞同。

图 / 视觉中国

图 / 视觉中国

毕竟,作为不嗜重辣重油的南方人,酸菜鱼是我们偶尔味觉叛逆、胃口出走,想要窥探另一番味蕾世界时,最为温和而绝佳的选择。

01

作为重庆江湖菜的开路先锋之一,酸菜鱼可谓独树一帜。

一改毛血旺、辣子鸡、水煮鱼、泡椒牛蛙等重庆江湖菜大麻大辣直冲鼻尖的刺激劲儿,酸菜鱼中跃动的麻辣只是一页序章,它以一股子清新的酸爽引人入胜。

酸菜鱼兼具清爽明丽与火爆浓烈的双重气质。

入口先是微微的香、辣、麻、烫在舌尖上劈里啪啦跳跃,如鼓点咚咚敲打着味蕾,叫醒倦怠不振的食欲,唤起饱食一顿的激情。

继而,十足的鲜味与醇厚的酸味相互交织缓缓而来,汤鲜味醇,清冽怡人,滋味悠长,畅快地干下一大碗米饭,额头微微冒着汗打个饱嗝,这场味蕾的小小探险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。

正是这份兼容并包,使酸菜鱼闯出川蜀菜的地域之限,俘获大江南北人民的芳心。金汤酸菜鱼、番茄酸菜鱼、老坛酸菜鱼、麻椒酸菜鱼,甚至酸菜鱼火锅,酸菜鱼店遍布街头市井。即便是小桥流水、饮食尚清淡的江南人家,也常常从厨房里端出一大盆酸菜鱼,作为一桌饭菜的主角。

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

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

02

鱼类万千,适合做成酸菜鱼的有黑鱼、胖头鱼、巴沙鱼等等,这类鱼的共同特征是肉质肥腴活络而少刺。

做酸菜鱼,一半功夫在片鱼肉上。一次自告奋勇想做酸菜鱼,正琢磨菜谱呢,一旁帮忙的妈妈刀起刀落间已经把肥硕的鱼连骨带肉大卸八块,只好作罢。

片鱼需要慢工细磨。从菜市场拎回新鲜宰杀的鱼,剔去鱼骨,菜刀顺着鱼尾的方向缓缓斜切,片出3毫米左右厚薄均匀、脉络清晰的大片鱼肉,用盐反复搓洗使其紧致,加入蛋清、淀粉、料酒腌制去腥存嫩,投入沸腾浓汤中略略一烫,再滋啦淋上热油,鱼肉的鲜香肥嫩在到达至高点处被精准定格。

端上桌的酸菜鱼,铺展其上的盈盈鱼肉,大有出淤泥而不染的“清水芙蓉”之势。明明刚从鱼骨酸菜熬制的烈烈浓汤中捞起,周遭还缀红辣椒青花椒,鱼肉却白得发光,有着刚刚落下的雪花般雪白娇柔的质感,亮堂堂蓬松松,尽情舒展。哧溜入口,大片鱼肉爽滑细嫩,透薄而弹牙,松柔又不失韧劲。

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云“食鱼者首重在鲜,次则及肥,鲜而且肥,鱼之能事毕矣。”酸菜鱼的独特烹制方法不仅使鱼肉鲜肥并出,不失天真,而且可大快朵颐,酣畅淋漓。

图 / 视觉中国

图 / 视觉中国

03

鱼肉肥美,但窃以为酸菜鱼的灵魂在于酸菜。

不似叶子繁密、菜梗纤细的雪里蕻,做酸菜鱼的绝佳酸菜是菜帮肥、菜梗粗、菜叶少的油芥菜。在陶土罐中腌制好的油芥菜,有着蜜蜡般的色泽,不需切成细细碎碎的末儿,完完整整一株沿着菜梗竖划几刀,便可投入鱼汤中慢煮。

热力的催化下,在坛子中咕噜咕噜呼吸、日复一日发酵而成的一股子酸缓缓释放出来,醇厚的酸味削去鱼肉的腥腻,激荡起汤汁的鲜美,成就一锅酸鲜怡人、层次丰沛的好汤。

油芥菜入酸菜鱼的奥义在于不同部分演绎出不一样的精彩。

肥厚菜帮、壮硕菜梗处口感脆生,有嚼劲,一口咬下去沁出乳酸菌发酵而来的浓厚醇酸,清冽开胃。而菜叶挂得了汁,捞起来挂满淋漓鱼汤,浓郁入味。

更深谙其道者,干脆在吃完鱼肉酸菜后,直接拿汤泡饭,毕竟,这鱼肉的鲜、酸菜的酸、花椒的麻、辣椒的辣、芫荽的香,菜油的润,全都融在了一口汤里。

04

几年前秋天去千岛湖,每天除了沿着淼淼江水骑行,大口呼吸新鲜润湿的空气,就是一头扎进遍地都是的的鱼味馆。

在千岛湖,很难找到一家与吃鱼没有关系的店。跟其他地方直接上菜单点菜不同,你可以先去店门口的水箱中选取一条最为活蹦乱跳的鱼,并且由于每一条鱼都过于肥硕,还非得指定不同部位的做法!在老板娘的热情推荐下,我们决定将鱼头做成豆腐鱼头汤,中段做成酸菜鱼,尾段做成红烧鱼尾。

纪录片《早餐中国》

纪录片《早餐中国》

鱼头可吊起一锅鲜汤,与豆腐熬出牛奶般的色泽,鱼尾肉少刺多,适合浓油赤酱细细品咂。而酸菜鱼,老板娘告诉我们,只选取段鱼肚档部分,此处的鱼肉最是肥腴、厚实、细嫩。果不其然,那一顿每一道菜都将鱼之美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现在不方便外出旅行,多了很多宅家时光。周末再一次吵嚷着要做酸菜鱼,有了上一回的经历,妈妈这次主动交出大权,姐妹两久违地占领厨房。

姐姐负责刀工和掌勺,我负责跑腿和出主意,挽起袖子去坛子里掏出两根这个冬天新腌的酸菜,翻箱柜橱找出几枚干辣椒,加些上个月泡的酸萝卜条和泡菜水岂不更添滋味,冰箱里剩下的金针菇、白菜帮、年糕片索性也丢进去当配菜。

等一等,姐姐在即将淋上热滚滚的菜籽油的当儿,我又撒入了一把白芝麻,滋啦一声,这满满一大瓷盆酸菜鱼,正不正宗不说,全家人呼哧呼哧吃了个底朝天。

今年过年,团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幸而,味蕾深处有故乡,做一顿有家的记忆的饭肴,解一份舌尖上的乡愁,把我们的肠胃安抚妥帖了,离家就近了。

(来源:三联美食)



责任编辑:梅正

继续阅读
热门评论

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

咨询热线:0792-8505892

Copyright ©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. All Rights Reserved

赣ICP备13005689号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